哈尔滨现代公共关系职业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知识文化

这场战役中国官兵患病人数近三千五百,死亡人数竟高于战场伤亡

时间:2018年04月02日 13:14   浏览:281   来源:哈尔滨现代公共关系职业学院


原标题:这场战役中国官兵患病人数近三千五百,死亡人数竟高于战场伤亡

本文作者张宪文,蜚声国际的中国近代史泰斗,南京大学荣誉资深教授,季我努学社荣誉社长,季我努沙龙讲演嘉宾。

瑞昌及其以西地区由第2兵团负责防守,兵团司令张发奎下辖第30集团军王陵基部4个师,第3集团军孙桐萱部3个师、第31集团军汤恩伯部7个师和第32军团关麟征部4个师,主要负责防御日军西犯武汉。向瑞昌及其以西地区西犯日军为第9、第27师团及波田旅团等,试图迂回武汉以南,切断粤汉路。

江西瑞昌城内,墙壁上描绘的抗日壁画标语。

8月8日,日军开始在瑞昌附近江面扫雷,11日,波田旅团第1联队在港口登陆,占领了望夫山、平顶山。奉命防守瑞昌附近地区的是从山东转战而来的第3集团军。该集团军总司令孙桐萱责令第22师第64旅及师直属部队全力反攻,一时又将日军压缩回港口。12日下午日军再兴攻势,丁家山、马鞍山等失陷,第22师退守蜈蚣山一线,此时,第52军关麟征部第2师已推进至瑞昌西北的大脑山、笔架山、拱山岩地区,协助孙桐萱部作战,但仍未能遏止日军的攻势。15日,日军登陆大树下,守军退至朱庄。22日,第9师团主力增援,会同第106师团一部及波田旅团全力西攻,孙部抵挡不住,于24日下午放弃了瑞昌城。至此,第3集团军已伤亡严重,而且该部官兵大都来自北方,“队伍初到长江附近,水土不服,官兵患病者近三千五百员……患病减耗战斗员甚于战场之伤亡”,(《蒋介石致军政部长何应钦电》(1938年9月1日),国民政府军令部战史会档案,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因而调至后方整补。

1938年8月24日,江西瑞昌城附近,竹林内待机进攻的日军田中部队。

24日,日军丸山支队由瑞昌南下,轻易突破了第30集团军在岷山一带的防线,突向马回岭,致使南浔线上的中国军队感到侧背受敌。27日,关麟征第52军主力进至瑞昌西北,阻止日军西进,31日晨,关军乘日军立足未稳,向瑞昌西部的大郊山反攻,歼灭日军千余人。瑞昌以西山地连绵,利于防守,加上丸山支队南下协助南浔方面作战,瑞昌方面的日军攻势顿挫。9月7日,丸山支队从马回岭调回瑞昌,11日,会同第9师团的西北沿江进犯,主力企图突破瑞昌西部山区,分别指向阳新、武宁,一部则沿长江南岸西进,攻占码头镇、富池口等长江要塞,以协助日本海军排除长江中的阻塞工程。交战双方在瑞昌—马头镇、瑞昌—武宁、瑞昌—阳新这3条战线上同时激战。

在长江南岸,日军波田旅团于14日占领了马头镇,16日开始攻击富池口要塞。第18师将士凭借险要地形与要塞坚固工事,与日军血战一周,战至23日,第18师师长李芳郴丧失战意,不顾张发奎令其坚守的命令和下级军官的劝阻,丢下部队,星夜弃职潜逃,富池口要塞遂于24日失陷。10月4日,日军以兵舰20多艘、飞机70多架,联合田家镇、富池口两要塞的火炮轰击半壁山,继以700多士兵登陆强攻,第193师守兵两营除10多人生还,其余均战死。自田家镇、富池口要塞失陷后,江面封锁力量不足,道士袱以下江岸边,重炮运动不便。日本军舰可毫无顾忌地长驱深入,海军陆战队在各处随意登陆,使守军难以防范,会战已临最后阶段。17日,日军猛炸石灰窑,甘丽初第6军伤亡奇重而退,18、19日,阳新、黄石港先后落入日军之手。波田旅团、高品支队等日军因在江岸平地进攻,且能得到日海军的火力支持,进展较速,相形之下,在瑞昌—阳新及瑞昌—武宁的日军因在山地作战,进展非常迟缓。

1938年8月25日,江西瑞昌西面,追击的日军平田部队

9月11日拂晓,第9师团开始攻击瑞昌以西汤恩伯集团军防守的山岳阵地,其左翼部队于夜间攻克了仙女池高地,而右翼部队则因汤恩伯集团军在瑞昌西北的和尚脑及大阳寨顽强抵抗未有进展,13日始占领大阳寨。中国军队利用险要地形,逐次抵抗。22日,第9师团进入木石港东南地区,向排市、辛潭铺方向推进,汤恩伯部退至富水河南岸继续阻敌前进,并不时发动逆袭。10月8日,第9师团渡过富水河,向三溪口前进,遭到周福成第53军的抗击,攻势陷于停顿。在波田旅团的支援下,第9师团于17日突破三溪口以东地区,翌日攻占了阳新。

张宪文等:《中国抗日战争史?第二卷,全民族奋战:从卢沟桥事变到武汉沦陷(1937年7月—1938年10月)》,北京:化学工业出版社,2016年版。

编辑:林小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分享到: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