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现代公共关系职业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学科研

Justin Rosenstein专访:“现在的社交网络都是在浪费时间”

时间:2018年04月02日 06:45   浏览:109   来源:哈尔滨现代公共关系职业学院


Justin Rosenstein 专访:“现在的社交网络都是在浪费时间”

Dkphhh 5小时前

去年,一众 Facebook 前高管走到台前表达他们对这个社交媒体世界的疑虑,但鲜有比 Justin Rosenstein 说的更好的。Rosenstein 在 Facebook 帮助开发了点赞按钮,同时还是前谷歌 Gmail chat 的开发人员之一,他对卫报讲,他用了很多办法竭力减少社交媒体对自己生活的影响,包括限制使用 Facebook 的时间," 禁止使用 Snapchat ",他 10 月份对卫报说:" 对于开发人员来说,怀着好意开发产品但最终产品产生了负面影响是很正常的事情。"


credit: 123RF

半年后,Rosenstein 说他要把关于数字媒介干扰的想法引入自己现在的产品。Rosenstein 是 Asana 的联合创始人与产品总监。这个工作追踪软件有待办清单和类似 Trello 那样的面板以及其他许多工具。一月份,这家公司又融资 7500 万美金,现在估值 9 亿美金,同时他们放出了一个新的工具 Timeline ,能够让员工基于在 Asana 里的数据快速生成或修改甘特图。

在产品发布的晚上,我们坐下来和 Rosenstein 讨论他对现在社交媒体的看法和他为创造一个干扰更少的软件所做出的努力。 ( 他对分心有一个明确的定义:注意力和目的不再同一件东西上 ) 。以下是采访节选。


为什么你要用这种方式设计软件?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在浪费时间,我们把时间用在了错误的地方。你以前听过我讲关于技术的疑虑,我认为这个问题是文明规模的。在工作场合尤其严重,我们正被无数来自社交媒体、消息推送、同事、低优先级工作的消息轰炸。

有研究表明,进入真正专注工作或思考的状态需要花 23 分钟。但是想要在 23 分钟内不被打扰几乎不可能,这就意味着没有人专注,每个人都浮于表面,这真是个悲剧。

因为你开发了一个社交媒体产品,所以你能更紧迫的感觉到这个问题吗?

我觉得我感到紧迫的原因是因为我是技术的使用者。我发现我自己也沉迷了,沉迷于我创造出来的东西。很难想象这个产品在无意中会造成什么后果,但我们有责任思考得更远,我们也有责任保持警觉,所以当我们发现事情和预期的不一样时,我们会及时修正。

我看见过很多关于工具的讨论——像社交媒体或者 YouTube,问题至少在工作场合很严重。在工作场合,你用在科技产品上的时间是最多的。如果不能集中精神把事情做完,那就很糟糕了。

社交媒体是好还是坏?

总体而言是好的,但问题很复杂,难以衡量。但是好的方面已经被我们视作理所应当了,至于坏的一面,大家现在才第一次发现。所以大家会说," 噢,太糟了。" 这其实是很片面的观点。

你看看 #MeToo 运动,这是一个以标签 ( hashtag ) 命名的运动,完全是通过社交媒体传播开的,在一周以内,让数以百万计的人参与其中达到了社会层面的影响。完全难以置信,但是大家不会说," 哇,Facebook 太棒了 ",他们一幅理所应当的态度," 你当然能做到 ",但在十年前这是不可想象的。国家部门的 Jared Cohen 说过,存在仅仅五年的 Facebook 对以色列和阿拉伯关系的影响比 CIA 30 年的努力还强大。连接的力量就是这么强大 .... 但是大家还是将其视作理所应当。

但是你确实被干扰了,信息过滤、人群分化、隐私、还有很多问题需要社交媒体解决。我很乐观,我觉得都能解决。这个行业和烟草行业类似。两者唯一的区别是:香烟不管你怎么包装都是有害的,至于社交媒体,只要我们方向正确,只要我们承诺我们展示的内容和消费者相关,只要我们通知的是真正重要的事情,我们就是好的。

我有一个显示器专门放 Slack ( 协同办公软件 ) ,但他现在对我来说也是个干扰。虽然会给我很多工作相关的信息,让我协同办公,10 年前这样的问题不会出现吗?

有办法解决。我先说一下 Facebook Messenger, Facebook Messenger 摧毁了短信和邮件。过去有个社交潜规则:急事发短信,不急发邮件。现在 Facebook Messenger 把两者全包了。所以我 Facebook Messenger 上 90% 的消息都不是急事。所以它确实干扰到我了。但又不能把通知关了,万一真有急事呢?

不过这个问题可以解决,只需要在发送界面上加个提示就可以了,例如:" 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吗?" Slack 现在的解决思路其实和这个类似。

本文译自 theverge,由译者 Dkphhh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 ( BY-NC ) 发布。


Dkphhh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去年,一众 Facebook 前高管走到台前表达他们对这个社交媒体世界的疑虑,但鲜有比 Justin Rosenstein 说的更好的。Rosenstein 在 Facebook 帮助开发了点赞按钮,同时还是前谷歌 Gmail chat 的开发人员之一,他对卫报讲,他用了很多办法竭力减少社交媒体对自己生活的影响,包括限制使用 Facebook 的时间," 禁止使用 Snapchat ",他 10 月份对卫报说:" 对于开发人员来说,怀着好意开发产品但最终产品产生了负面影响是很正常的事情。"


credit: 123RF

半年后,Rosenstein 说他要把关于数字媒介干扰的想法引入自己现在的产品。Rosenstein 是 Asana 的联合创始人与产品总监。这个工作追踪软件有待办清单和类似 Trello 那样的面板以及其他许多工具。一月份,这家公司又融资 7500 万美金,现在估值 9 亿美金,同时他们放出了一个新的工具 Timeline ,能够让员工基于在 Asana 里的数据快速生成或修改甘特图。

在产品发布的晚上,我们坐下来和 Rosenstein 讨论他对现在社交媒体的看法和他为创造一个干扰更少的软件所做出的努力。 ( 他对分心有一个明确的定义:注意力和目的不再同一件东西上 ) 。以下是采访节选。


为什么你要用这种方式设计软件?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在浪费时间,我们把时间用在了错误的地方。你以前听过我讲关于技术的疑虑,我认为这个问题是文明规模的。在工作场合尤其严重,我们正被无数来自社交媒体、消息推送、同事、低优先级工作的消息轰炸。

有研究表明,进入真正专注工作或思考的状态需要花 23 分钟。但是想要在 23 分钟内不被打扰几乎不可能,这就意味着没有人专注,每个人都浮于表面,这真是个悲剧。

因为你开发了一个社交媒体产品,所以你能更紧迫的感觉到这个问题吗?

我觉得我感到紧迫的原因是因为我是技术的使用者。我发现我自己也沉迷了,沉迷于我创造出来的东西。很难想象这个产品在无意中会造成什么后果,但我们有责任思考得更远,我们也有责任保持警觉,所以当我们发现事情和预期的不一样时,我们会及时修正。

我看见过很多关于工具的讨论——像社交媒体或者 YouTube,问题至少在工作场合很严重。在工作场合,你用在科技产品上的时间是最多的。如果不能集中精神把事情做完,那就很糟糕了。

社交媒体是好还是坏?

总体而言是好的,但问题很复杂,难以衡量。但是好的方面已经被我们视作理所应当了,至于坏的一面,大家现在才第一次发现。所以大家会说," 噢,太糟了。" 这其实是很片面的观点。

你看看 #MeToo 运动,这是一个以标签 ( hashtag ) 命名的运动,完全是通过社交媒体传播开的,在一周以内,让数以百万计的人参与其中达到了社会层面的影响。完全难以置信,但是大家不会说," 哇,Facebook 太棒了 ",他们一幅理所应当的态度," 你当然能做到 ",但在十年前这是不可想象的。国家部门的 Jared Cohen 说过,存在仅仅五年的 Facebook 对以色列和阿拉伯关系的影响比 CIA 30 年的努力还强大。连接的力量就是这么强大 .... 但是大家还是将其视作理所应当。

但是你确实被干扰了,信息过滤、人群分化、隐私、还有很多问题需要社交媒体解决。我很乐观,我觉得都能解决。这个行业和烟草行业类似。两者唯一的区别是:香烟不管你怎么包装都是有害的,至于社交媒体,只要我们方向正确,只要我们承诺我们展示的内容和消费者相关,只要我们通知的是真正重要的事情,我们就是好的。

我有一个显示器专门放 Slack ( 协同办公软件 ) ,但他现在对我来说也是个干扰。虽然会给我很多工作相关的信息,让我协同办公,10 年前这样的问题不会出现吗?

有办法解决。我先说一下 Facebook Messenger, Facebook Messenger 摧毁了短信和邮件。过去有个社交潜规则:急事发短信,不急发邮件。现在 Facebook Messenger 把两者全包了。所以我 Facebook Messenger 上 90% 的消息都不是急事。所以它确实干扰到我了。但又不能把通知关了,万一真有急事呢?

不过这个问题可以解决,只需要在发送界面上加个提示就可以了,例如:" 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吗?" Slack 现在的解决思路其实和这个类似。

本文译自 theverge,由译者 Dkphhh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 ( BY-NC ) 发布。


分享到: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