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现代公共关系职业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学科研

你可以删掉社交媒体账户;也能把他玩成艺术

时间:2018年04月01日 06:30   浏览:206   来源:哈尔滨现代公共关系职业学院


你可以删掉社交媒体账户;也能把他玩成艺术

Dkphhh 5分钟前

回到 2016,Ben Grosser 发了一条 Facebook 动态:" 请帮我把这条动态变成未来 Facebook 的回忆 ( memory ) 。 " 这条推文收集了 50 个回复,大部分都是 " 恭喜 " 或者 "mazel tov ( 恭喜 ) " 或者 " 为你默哀 ",其中一个朋友回复:" 发点喜庆话,像结婚或者生孩子的贺词。"


credit: 123RF

" 每个人都立马明白应该怎么干," Grosser 回忆道," 这从侧面说明我们对算法的理解有多深;我们已经潜移默化的明白 Facebook 是怎么做决定的了——或者说至少我们能猜到它是怎么做决定的——什么东西能被显示,什么不会被显示。" 他的试验成功了,在 2017 年,Facebook 的回忆里出现了这一条。

Grosser 是个艺术家,也会写代码,还是路易斯安那大学的教授,对于他而言,代码是材料,社交媒体是媒介。在 2012 年,他做了个 Chrome 扩展程序,叫做 Demetricator ,可以一键清空所有 Facebook 内容,这是对他所谓的硅谷占据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 ( 点赞越多越好,朋友越多越好,推文越多越好 ) 的回应。上个月他还做了一个 Twitter 版。 GoRando 是另一个在 Facebook 上的实验,会让你对朋友的推文随机回应。

他的另一个扩展程序 ScareMail,是为应对另一个网络问题——政府监视——给出的工具。这个扩展程序会给你发送的邮件添上一段来自国土安全局关键词列表里的文字以干扰类似 PRISM 的 NSA ( 国家安全局 ) 程序。2011 年的 Personal Depersonalization System ( 去个性化系统 ) 能在谷歌里搜索随机关键词,以此让谷歌的个性化算法浸入 " 随机杂讯的海洋 "。

下几个 Grosser 的作品,或者听他谈论这些东西,你认知线上生活的方式将发生细微转变。他的作品能剂进你的现实生活和虚拟生活之间,有时会造成混乱,有时候能让神秘莫测的算法露出一点蛛丝马迹。

虽然他 6 年没有维护 Demetricator 了,多亏了剑桥分析公司 ( Cambridge Analytica ) 和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报道,他看到了公众对社交网络更加谨慎。所以他又开始稳定更新了扩展程序。" 我对 Facebook 的构成和它这么久以来的改变越来越了解,因为我要让我软件去适配它。" 他说。

剑桥分析公司风波过后,一波用户决定完全弃用社交网络。 " 我觉得,我们现在知道了像 Facebook 这类网站是被‘修正’过的,他们决定我们能看什么,我们的角色就是用非常有限的方式消费和生产内容。 "Grosser 说," 我的观点是,我们应该把这些网站当作一种实验空间——我们应该把他们视作一个灵活可操作的地方,我们能在上面做任何事情。"

不得不得说,现在的网络令人窒息。我们被包围在被算法精细设计过的广告和内容之中。你有没有感觉到,Netflix 上推荐的就是你最近看过的节目,YouTube 上全是阴谋论内容,而 Facebook 上的广告全是鞋子的。互联网变的狭窄了,而我们能不能回到那个宽阔自由的过去还犹未可知。我们可能永远回不去了,但 Grosser 和其他艺术家的作品能让们稍微好受一点。

" 你可以发现一些没人想看的实验性内容,或发一些基于你想出来的实验模型的内容," 他补充道。" 你可以这些工具对这些算法系统进行实验,只需要不按常理使用,或者不按他们期望的方法使用就可以了。"

本文译自 fastcodesign,由译者 Dkphhh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 ( BY-NC ) 发布。


Dkphhh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搜索

回到 2016,Ben Grosser 发了一条 Facebook 动态:" 请帮我把这条动态变成未来 Facebook 的回忆 ( memory ) 。 " 这条推文收集了 50 个回复,大部分都是 " 恭喜 " 或者 "mazel tov ( 恭喜 ) " 或者 " 为你默哀 ",其中一个朋友回复:" 发点喜庆话,像结婚或者生孩子的贺词。"


credit: 123RF

" 每个人都立马明白应该怎么干," Grosser 回忆道," 这从侧面说明我们对算法的理解有多深;我们已经潜移默化的明白 Facebook 是怎么做决定的了——或者说至少我们能猜到它是怎么做决定的——什么东西能被显示,什么不会被显示。" 他的试验成功了,在 2017 年,Facebook 的回忆里出现了这一条。

Grosser 是个艺术家,也会写代码,还是路易斯安那大学的教授,对于他而言,代码是材料,社交媒体是媒介。在 2012 年,他做了个 Chrome 扩展程序,叫做 Demetricator ,可以一键清空所有 Facebook 内容,这是对他所谓的硅谷占据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 ( 点赞越多越好,朋友越多越好,推文越多越好 ) 的回应。上个月他还做了一个 Twitter 版。 GoRando 是另一个在 Facebook 上的实验,会让你对朋友的推文随机回应。

他的另一个扩展程序 ScareMail,是为应对另一个网络问题——政府监视——给出的工具。这个扩展程序会给你发送的邮件添上一段来自国土安全局关键词列表里的文字以干扰类似 PRISM 的 NSA ( 国家安全局 ) 程序。2011 年的 Personal Depersonalization System ( 去个性化系统 ) 能在谷歌里搜索随机关键词,以此让谷歌的个性化算法浸入 " 随机杂讯的海洋 "。

下几个 Grosser 的作品,或者听他谈论这些东西,你认知线上生活的方式将发生细微转变。他的作品能剂进你的现实生活和虚拟生活之间,有时会造成混乱,有时候能让神秘莫测的算法露出一点蛛丝马迹。

虽然他 6 年没有维护 Demetricator 了,多亏了剑桥分析公司 ( Cambridge Analytica ) 和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报道,他看到了公众对社交网络更加谨慎。所以他又开始稳定更新了扩展程序。" 我对 Facebook 的构成和它这么久以来的改变越来越了解,因为我要让我软件去适配它。" 他说。

剑桥分析公司风波过后,一波用户决定完全弃用社交网络。 " 我觉得,我们现在知道了像 Facebook 这类网站是被‘修正’过的,他们决定我们能看什么,我们的角色就是用非常有限的方式消费和生产内容。 "Grosser 说," 我的观点是,我们应该把这些网站当作一种实验空间——我们应该把他们视作一个灵活可操作的地方,我们能在上面做任何事情。"

不得不得说,现在的网络令人窒息。我们被包围在被算法精细设计过的广告和内容之中。你有没有感觉到,Netflix 上推荐的就是你最近看过的节目,YouTube 上全是阴谋论内容,而 Facebook 上的广告全是鞋子的。互联网变的狭窄了,而我们能不能回到那个宽阔自由的过去还犹未可知。我们可能永远回不去了,但 Grosser 和其他艺术家的作品能让们稍微好受一点。

" 你可以发现一些没人想看的实验性内容,或发一些基于你想出来的实验模型的内容," 他补充道。" 你可以这些工具对这些算法系统进行实验,只需要不按常理使用,或者不按他们期望的方法使用就可以了。"

本文译自 fastcodesign,由译者 Dkphhh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 ( BY-NC ) 发布。


分享到: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