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现代公共关系职业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学科研

腾讯携手盛大,资本联合真能垄断游戏市场吗?

时间:2018年02月10日 07:44   浏览:191   来源:哈尔滨现代公共关系职业学院


腾讯携手盛大,资本联合真能垄断游戏市场吗?

科技新知 刚刚

缘于 2 月 5 日一则网上爆出的工商注册信息的变动,腾讯入股盛大游戏的消息也被披露出来。

盛大游戏在国内的控制实体盛跃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已经引入腾讯作为新股东,虽然认缴出资数额和出资比例暂未公开。

但是据企查查信息显示,2018 年 1 月 16 日,盛跃网络进行了投资人(股权)变更,新增股东 " 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 ",同一时间新增董事马晓轶。

林芝腾讯是腾讯旗下专注投资业务的子公司,参投了永辉超级物种,还和海澜之家共同建立了 100 亿元产业投资基金的投资。

而马晓轶则是腾讯集团高级副总裁,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游戏业务的领军人。

这个结果对于盛大来说堪称完美,目前私有化的盛大游戏最期待两件事:第一个是渴望已久的回 A 圈钱;第二个则是,如今已被资本裹挟的盛大游戏如果回 A 达不到预期,那被腾讯收购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如果腾讯能在它上市之前向其投资以背书,那则是二者得兼,所以大概率是盛大先找的腾讯,条件是《热血传奇》、《龙之谷》这些老 IP 的长时效代理和改编授权。

一款《传奇》盛大圈了两次钱

无论是盛大、完美、畅游还是巨人,这些崛起于上一个时代的老牌游戏厂家,如今都面临着创新乏力,吃老本以续命的窘境。

其中又以盛大最严重,一款《传奇》从 2001 年上线,到如今搞了 17 年,其传奇系的衍生品《热血传奇》和《传奇世界》等传奇系每年依旧占据着盛大总营收约 50% 的份额。

虽然盛大在 2017 年声称随着《龙之谷手游》与《神无月》的发力,非传奇系游戏已经超越了传奇系,但盛大的半壁江山还是要靠传奇系游戏在支撑。

当年陈天桥破釜沉舟花了 30 万美元代理了传奇,然后拿这个合同忽悠电信和机房赊给他宽带和机房。

当时市面上的网络游戏大部分都存在操作困难或是其他问题,而传奇凭借简单的操作、激烈的 PK 还有近乎完美的数值一下子吸引了绝大部分玩家,而且盛大开了业界的一个先河,就是网吧充值系统。

在此之前游戏玩家最头疼的就是点卡问题,经常买不到点卡。就是凭借这个系统盛大将自己的游戏推广到了全国,成为网游霸主。

这还不止,经济系毕业的陈天桥,玩资本运作玩的出神入化。先是收了传奇的韩国开发商,然后意图收购新浪,接下来又凭借着网游的巨大收入收购了起点、酷 6、边锋等等一大堆公司,接着陈天桥凭借高超的资本运作,将盛大游戏分拆上市。

盛大上市时是靠着传奇的收入装点财报,而盛大游戏上市时传奇系列的收入占盛大游戏收入的 60% 以上,于是,盛大靠传奇总共圈了两次股市的钱。

投机思维让盛大从 " 传奇 " 到平庸

整个盛大的发展史,都紧紧贴合着《传奇》这款游戏。其实每一个伟大的公司在一开始的发展中,都需有明星产品打开初步的市场。

但是在占据一方天地,收割不菲利润后,如果要保持公司后续的发展壮大,那必须能够衍生出更多优质产品出来,在任何领域,一款产品的寿命和周期总归是有限的。

比如,腾迅靠 qq 起家,如今已经繁衍出庞大的社交娱乐帝国,qq 已经不是其主要的业务;阿里的淘宝,如今是电商金融帝国,淘宝也并非最为核心业务。

而到了盛大这里,依旧难去《传奇》的核心化,更遑论无论是 QQ 还是淘宝,其所构建生态的可持续性和价值都并非单个内容的《传奇》游戏可比拟的。

如果拿盛大和腾讯做个对比的话,腾讯一开始就是一棵树,主干是 QQ,然后不断长出类似 QQ 空间,QQ 游戏等强盛的枝叶,并且反过来滋养主干,并且 QQ 还能给另一棵树微信提供养料使其逐渐参天蔽日,适应新的竞争。

而盛大的传奇这棵树,在一开始迎风就长,根本不需要太多打理,盛大就乐呵呵在树下乘凉,并且开心的夺取它的养分以期培育更多的大树,结果最后却发现一棵也没有成长起来。如今依旧只能蜷缩在《传奇》这棵垂垂老矣的树下,难有新的活力。

盛大的钱来的太快了,01 年当盛大凭借网游的收入大赚特赚的时候,小马哥还苦 B 的守着 QQ,不知道未来的财源在那,只有那不断上涨的 QQ 用户;

十几年后,当盛大还在苦 B 的推广着游戏,为未来之路而头疼的时候,小马哥却睡着就把钱赚了。腾讯先苦后甜,在适应了时代的搏击之后,最终成为了征服者,盛大则是一开始的滋润让它就丧失了执着和坚毅。

其实盛大或者说陈天桥是对市场非常敏感的人,几年来的几个战略都正中后面几年的风口。

从网络充值、盛大盒子、投资新浪、到收购浩方和对韩国网游的引进,每一个都抓到了几年后的市场爆发点。

并且这些项目的把握不是独立的,而是紧紧贴合于陈天桥一个庞大的设想:整合内容产业链打造比肩迪士尼的娱乐帝国。但遗憾的是,这其中大多数的选择都没能守到市场爆发那一刻。

看准了的东西,却没法强力的执行贯彻。业内在反思盛大为何错过时机时,将这种现象归因于盛大的执行力出了问题。中央集权式的管理一度是强大执行力的象征,但在以开放著称的互联网企业,这种僵化的管理方式往往会产生反效果。

但是如果再往深处来看,在《传奇》这棵大树的庇佑下,一直雄踞游戏霸主的盛大真的很难在哪一个领域需要用 "坚守" 的程度来做。并且,盛大的产品思维很差,投机思维却一直很重。

在运营《传奇》的十年间,游戏公司盛大自己研发加上收购本土团队总共研发了不下 50 款游戏,但是却没一款有优秀业绩的,即使投入了大量资源的星辰变也同样很平凡。

如果比对当时盛大的《星辰变》和网易同类型的《倩女幽魂》的百度指数会有一个清晰地趋势。

两家都是在 2011 年倾注了较多的资源去宣传,但在后续网易依旧不断地给《倩女幽魂》注入资源来推广,而《星辰变》则再无波澜。

《星辰变》的曲线是盛大绝大部分游戏的写照,只给你一次机会,要么像《传奇》一样赚钱,要么就去死。

而当年林海啸制作的《英雄年代》不成功后,就从盛大转投巨人,做出了《征途》最后成了巨人的台柱子。

因此盛大的投机思维,是导致其这些年碌碌无为走向平庸的内在原因。不过陈天桥最后确实也把盛大游戏,盛大文学悉数卖了,把盛大网络变成为真正的投资公司,或许这是最适合他的方式。

腾讯到底看中了盛大哪一点

从财务上来看,现在的盛大游戏虽然远非当年可比,但也仅仅是不再传奇,其财务状况还是属于比较正常的状态,并且偶尔有小爆发,2016 年净利润就同比增长 113% 至 16.2 亿。

2017 年虽未公布,但是盛大游戏高管在 2017 年中期的预测为净利 19 亿。

如果以 2016 年的营收数据为参考,盛大游戏的净利高于完美世界的 11.66 亿,高于巨人网络的 10.68 亿,位列腾讯网易之后的第三位把交椅。

并且深耕国内游戏行业多年的盛大游戏时至今日还拥有 2000 多名游戏研发、运维人员。而其先后推出的 70 多款网络游戏,更是承载超过了 18 亿注册用户。

这些都还是次要因素,纵观整个行业,腾讯、网易固有优势 ,但盛大游戏的优势在于,其游戏 IP 都是自己的,盛大游戏的 IP 是其非常重要的资产。

如果类比的话就如同手机行业的诺基亚一样,虽然手机业务已经香消玉损,但是手中海量的专利依旧有很大的战略意义。无论是最为知名的《传奇》系列,还是后来的《龙之谷》、《泡泡堂》和《百万亚瑟王》,这些年看起来不务正业的盛大,在游戏 IP 领域的积累其实颇为丰厚。

而用固有的 IP 打造游戏,是整个游戏行业最重要最能量化的方式之一。来自游戏葡萄的数据,2017 年上半年,IOS 畅销榜头部的 110 款产品中有 48% 采用了 IP,而在 2016 上半年这个数据为 63%。

游戏和影视领域一直流传着 " 得 IP 者得天下" 的理念。虽然 2017 年依赖 IP 的产品在减少,但是这种固有模式的比重依旧非常大。所以旧日火爆的端游游戏在移植到手游时,其 IP 价值依旧不可估量。

而这些老牌游戏厂家传统的强势仙侠或者江湖 IP,是腾讯所欠缺的。游戏市场不像社交电商什么其它产品,它的核心还是在于很难复制的玩法和创意,以及把控用户心智

像去年的三鸡争霸,任腾讯再拥有正版授权、超强的渠道,也没能挡住网易的先入为主和营销攻势。吃鸡手游这个市场现在已经被网易牢牢的占据住了,今年《荒野行动》必定成为网易的收入支柱。

所以腾讯的考量一定是在自己资本强盛的时期,投入重金买来所有可以复制掌控的内容,其中 IP 就是可操作性最强的一项。

如果有了盛大的传统 IP,腾讯游戏霸主的地位就又多了一层保障,减小了自己会被竞争对手突然的一两个爆款游戏打趴下的可能。

另外值得一说的是,盛大如果不出意外将在 2018 年上市,即使是纯财务投资,也能使腾讯大赚一笔。

为了回 A 抱腾讯大腿,

但游戏行业真的只靠资本吗?

如今的盛大游戏已不再是陈天桥时代,随着 2014 年盛大游戏私有化后,陈天桥卖了自己的股份,辞去了所有职务,随后一众盛大老将也纷纷离职创业。如今的盛大管理层已经是各路资本在掌控,所以财务变现的要求也格外强烈。

去年 8 月,世纪华通 CEO、盛大游戏新掌门王佶在公开市场重提了盛大游戏 A 股上市计划,称盛大游戏最快可能在 2017 年底、最迟 2018 上半年重启回归 A 股的动作。如今,2018 年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盛大回 A 的步伐需要加快。

盛大急于回 A 的另一个原因在于,自己这种强烈依靠旧作的模式,如果拖延的愈久那么爆款游戏的生命期将会越来越短,如果没有及时的新作续命,财报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难看,那上市圈的钱岂非越来越少?

反观 2015 年,巨人网络回归 A 股时,股价曾历经 20 个涨停板,2017 年 3 月,巨人网络市值一度接近 1500 亿元。与巨人网络相比,盛大游戏的业绩是明显更胜一筹的。

而就在近前,营收规模和盛大游戏相差不大的 360 成功借壳江南嘉捷,实现 A 股上市,也成为去年 A 股市场的焦点股。彼时,在经历了 18 个连续的涨停板之后,360 借壳后的公司总市值一度高达 3000 多亿元。

这一切都刺激着盛大游戏的神经,回 A 之事宜早不宜迟。而引入腾讯,除了能为回 A 估值提供强大的背书之外,腾讯强大的分发渠道,也将保证自身游戏业务的稳定,使财报在短时间不会出现大幅波动。

此前,盛大已经选择了让腾讯代理其两款大作,分别为《热血江湖手机版》和《龙之谷》,都取得了极佳的效果,双方都非常满意。

这两家各有所图,各怀鬼胎,企图用强强联合来制霸游戏市场。但是比拼创意和玩法的游戏行业,真的能简单的被资本所裹挟吗?

不时冒出旅行青蛙,开心消消乐这种轻 IP 的全民爆款在提醒着我们答案是否定的。除了进行资本的合纵连横,巩固已有的利益之外,游戏产品的本质和更多的游戏题材、角度或将是未来行业的真正决胜之道。

相关标签: 腾讯 陈天桥 网易

科技新知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缘于 2 月 5 日一则网上爆出的工商注册信息的变动,腾讯入股盛大游戏的消息也被披露出来。

盛大游戏在国内的控制实体盛跃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已经引入腾讯作为新股东,虽然认缴出资数额和出资比例暂未公开。

但是据企查查信息显示,2018 年 1 月 16 日,盛跃网络进行了投资人(股权)变更,新增股东 " 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 ",同一时间新增董事马晓轶。

林芝腾讯是腾讯旗下专注投资业务的子公司,参投了永辉超级物种,还和海澜之家共同建立了 100 亿元产业投资基金的投资。

而马晓轶则是腾讯集团高级副总裁,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游戏业务的领军人。

这个结果对于盛大来说堪称完美,目前私有化的盛大游戏最期待两件事:第一个是渴望已久的回 A 圈钱;第二个则是,如今已被资本裹挟的盛大游戏如果回 A 达不到预期,那被腾讯收购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如果腾讯能在它上市之前向其投资以背书,那则是二者得兼,所以大概率是盛大先找的腾讯,条件是《热血传奇》、《龙之谷》这些老 IP 的长时效代理和改编授权。

一款《传奇》盛大圈了两次钱

无论是盛大、完美、畅游还是巨人,这些崛起于上一个时代的老牌游戏厂家,如今都面临着创新乏力,吃老本以续命的窘境。

其中又以盛大最严重,一款《传奇》从 2001 年上线,到如今搞了 17 年,其传奇系的衍生品《热血传奇》和《传奇世界》等传奇系每年依旧占据着盛大总营收约 50% 的份额。

虽然盛大在 2017 年声称随着《龙之谷手游》与《神无月》的发力,非传奇系游戏已经超越了传奇系,但盛大的半壁江山还是要靠传奇系游戏在支撑。

当年陈天桥破釜沉舟花了 30 万美元代理了传奇,然后拿这个合同忽悠电信和机房赊给他宽带和机房。

当时市面上的网络游戏大部分都存在操作困难或是其他问题,而传奇凭借简单的操作、激烈的 PK 还有近乎完美的数值一下子吸引了绝大部分玩家,而且盛大开了业界的一个先河,就是网吧充值系统。

在此之前游戏玩家最头疼的就是点卡问题,经常买不到点卡。就是凭借这个系统盛大将自己的游戏推广到了全国,成为网游霸主。

这还不止,经济系毕业的陈天桥,玩资本运作玩的出神入化。先是收了传奇的韩国开发商,然后意图收购新浪,接下来又凭借着网游的巨大收入收购了起点、酷 6、边锋等等一大堆公司,接着陈天桥凭借高超的资本运作,将盛大游戏分拆上市。

盛大上市时是靠着传奇的收入装点财报,而盛大游戏上市时传奇系列的收入占盛大游戏收入的 60% 以上,于是,盛大靠传奇总共圈了两次股市的钱。

投机思维让盛大从 " 传奇 " 到平庸

整个盛大的发展史,都紧紧贴合着《传奇》这款游戏。其实每一个伟大的公司在一开始的发展中,都需有明星产品打开初步的市场。

但是在占据一方天地,收割不菲利润后,如果要保持公司后续的发展壮大,那必须能够衍生出更多优质产品出来,在任何领域,一款产品的寿命和周期总归是有限的。

比如,腾迅靠 qq 起家,如今已经繁衍出庞大的社交娱乐帝国,qq 已经不是其主要的业务;阿里的淘宝,如今是电商金融帝国,淘宝也并非最为核心业务。

而到了盛大这里,依旧难去《传奇》的核心化,更遑论无论是 QQ 还是淘宝,其所构建生态的可持续性和价值都并非单个内容的《传奇》游戏可比拟的。

如果拿盛大和腾讯做个对比的话,腾讯一开始就是一棵树,主干是 QQ,然后不断长出类似 QQ 空间,QQ 游戏等强盛的枝叶,并且反过来滋养主干,并且 QQ 还能给另一棵树微信提供养料使其逐渐参天蔽日,适应新的竞争。

而盛大的传奇这棵树,在一开始迎风就长,根本不需要太多打理,盛大就乐呵呵在树下乘凉,并且开心的夺取它的养分以期培育更多的大树,结果最后却发现一棵也没有成长起来。如今依旧只能蜷缩在《传奇》这棵垂垂老矣的树下,难有新的活力。

盛大的钱来的太快了,01 年当盛大凭借网游的收入大赚特赚的时候,小马哥还苦 B 的守着 QQ,不知道未来的财源在那,只有那不断上涨的 QQ 用户;

十几年后,当盛大还在苦 B 的推广着游戏,为未来之路而头疼的时候,小马哥却睡着就把钱赚了。腾讯先苦后甜,在适应了时代的搏击之后,最终成为了征服者,盛大则是一开始的滋润让它就丧失了执着和坚毅。

其实盛大或者说陈天桥是对市场非常敏感的人,几年来的几个战略都正中后面几年的风口。

从网络充值、盛大盒子、投资新浪、到收购浩方和对韩国网游的引进,每一个都抓到了几年后的市场爆发点。

并且这些项目的把握不是独立的,而是紧紧贴合于陈天桥一个庞大的设想:整合内容产业链打造比肩迪士尼的娱乐帝国。但遗憾的是,这其中大多数的选择都没能守到市场爆发那一刻。

看准了的东西,却没法强力的执行贯彻。业内在反思盛大为何错过时机时,将这种现象归因于盛大的执行力出了问题。中央集权式的管理一度是强大执行力的象征,但在以开放著称的互联网企业,这种僵化的管理方式往往会产生反效果。

但是如果再往深处来看,在《传奇》这棵大树的庇佑下,一直雄踞游戏霸主的盛大真的很难在哪一个领域需要用 "坚守" 的程度来做。并且,盛大的产品思维很差,投机思维却一直很重。

在运营《传奇》的十年间,游戏公司盛大自己研发加上收购本土团队总共研发了不下 50 款游戏,但是却没一款有优秀业绩的,即使投入了大量资源的星辰变也同样很平凡。

如果比对当时盛大的《星辰变》和网易同类型的《倩女幽魂》的百度指数会有一个清晰地趋势。

两家都是在 2011 年倾注了较多的资源去宣传,但在后续网易依旧不断地给《倩女幽魂》注入资源来推广,而《星辰变》则再无波澜。

《星辰变》的曲线是盛大绝大部分游戏的写照,只给你一次机会,要么像《传奇》一样赚钱,要么就去死。

而当年林海啸制作的《英雄年代》不成功后,就从盛大转投巨人,做出了《征途》最后成了巨人的台柱子。

因此盛大的投机思维,是导致其这些年碌碌无为走向平庸的内在原因。不过陈天桥最后确实也把盛大游戏,盛大文学悉数卖了,把盛大网络变成为真正的投资公司,或许这是最适合他的方式。

腾讯到底看中了盛大哪一点

从财务上来看,现在的盛大游戏虽然远非当年可比,但也仅仅是不再传奇,其财务状况还是属于比较正常的状态,并且偶尔有小爆发,2016 年净利润就同比增长 113% 至 16.2 亿。

2017 年虽未公布,但是盛大游戏高管在 2017 年中期的预测为净利 19 亿。

如果以 2016 年的营收数据为参考,盛大游戏的净利高于完美世界的 11.66 亿,高于巨人网络的 10.68 亿,位列腾讯网易之后的第三位把交椅。

并且深耕国内游戏行业多年的盛大游戏时至今日还拥有 2000 多名游戏研发、运维人员。而其先后推出的 70 多款网络游戏,更是承载超过了 18 亿注册用户。

这些都还是次要因素,纵观整个行业,腾讯、网易固有优势 ,但盛大游戏的优势在于,其游戏 IP 都是自己的,盛大游戏的 IP 是其非常重要的资产。

如果类比的话就如同手机行业的诺基亚一样,虽然手机业务已经香消玉损,但是手中海量的专利依旧有很大的战略意义。无论是最为知名的《传奇》系列,还是后来的《龙之谷》、《泡泡堂》和《百万亚瑟王》,这些年看起来不务正业的盛大,在游戏 IP 领域的积累其实颇为丰厚。

而用固有的 IP 打造游戏,是整个游戏行业最重要最能量化的方式之一。来自游戏葡萄的数据,2017 年上半年,IOS 畅销榜头部的 110 款产品中有 48% 采用了 IP,而在 2016 上半年这个数据为 63%。

游戏和影视领域一直流传着 " 得 IP 者得天下" 的理念。虽然 2017 年依赖 IP 的产品在减少,但是这种固有模式的比重依旧非常大。所以旧日火爆的端游游戏在移植到手游时,其 IP 价值依旧不可估量。

而这些老牌游戏厂家传统的强势仙侠或者江湖 IP,是腾讯所欠缺的。游戏市场不像社交电商什么其它产品,它的核心还是在于很难复制的玩法和创意,以及把控用户心智

像去年的三鸡争霸,任腾讯再拥有正版授权、超强的渠道,也没能挡住网易的先入为主和营销攻势。吃鸡手游这个市场现在已经被网易牢牢的占据住了,今年《荒野行动》必定成为网易的收入支柱。

所以腾讯的考量一定是在自己资本强盛的时期,投入重金买来所有可以复制掌控的内容,其中 IP 就是可操作性最强的一项。

如果有了盛大的传统 IP,腾讯游戏霸主的地位就又多了一层保障,减小了自己会被竞争对手突然的一两个爆款游戏打趴下的可能。

另外值得一说的是,盛大如果不出意外将在 2018 年上市,即使是纯财务投资,也能使腾讯大赚一笔。

为了回 A 抱腾讯大腿,

但游戏行业真的只靠资本吗?

如今的盛大游戏已不再是陈天桥时代,随着 2014 年盛大游戏私有化后,陈天桥卖了自己的股份,辞去了所有职务,随后一众盛大老将也纷纷离职创业。如今的盛大管理层已经是各路资本在掌控,所以财务变现的要求也格外强烈。

去年 8 月,世纪华通 CEO、盛大游戏新掌门王佶在公开市场重提了盛大游戏 A 股上市计划,称盛大游戏最快可能在 2017 年底、最迟 2018 上半年重启回归 A 股的动作。如今,2018 年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盛大回 A 的步伐需要加快。

盛大急于回 A 的另一个原因在于,自己这种强烈依靠旧作的模式,如果拖延的愈久那么爆款游戏的生命期将会越来越短,如果没有及时的新作续命,财报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难看,那上市圈的钱岂非越来越少?

反观 2015 年,巨人网络回归 A 股时,股价曾历经 20 个涨停板,2017 年 3 月,巨人网络市值一度接近 1500 亿元。与巨人网络相比,盛大游戏的业绩是明显更胜一筹的。

而就在近前,营收规模和盛大游戏相差不大的 360 成功借壳江南嘉捷,实现 A 股上市,也成为去年 A 股市场的焦点股。彼时,在经历了 18 个连续的涨停板之后,360 借壳后的公司总市值一度高达 3000 多亿元。

这一切都刺激着盛大游戏的神经,回 A 之事宜早不宜迟。而引入腾讯,除了能为回 A 估值提供强大的背书之外,腾讯强大的分发渠道,也将保证自身游戏业务的稳定,使财报在短时间不会出现大幅波动。

此前,盛大已经选择了让腾讯代理其两款大作,分别为《热血江湖手机版》和《龙之谷》,都取得了极佳的效果,双方都非常满意。

这两家各有所图,各怀鬼胎,企图用强强联合来制霸游戏市场。但是比拼创意和玩法的游戏行业,真的能简单的被资本所裹挟吗?

不时冒出旅行青蛙,开心消消乐这种轻 IP 的全民爆款在提醒着我们答案是否定的。除了进行资本的合纵连横,巩固已有的利益之外,游戏产品的本质和更多的游戏题材、角度或将是未来行业的真正决胜之道。


分享到: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