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现代公共关系职业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新闻

年见·2018 | 不能遗忘的铁路扳道员

时间:2018年02月09日 15:31   浏览:156   来源:哈尔滨现代公共关系职业学院


编者按:2018年,农历戊戌年,春节来了。鼓角梅花添一部,五更欢笑拜新年。千龙网特别策划推出“年见”品牌春节采访行动。“年见”,有记录、记述、记载、汇辑以及相见、见到之意。以个人的“年见”,拍摄、书写、绘画新时代的“年轮”。正是今年风景美,千红万紫报春光。节日期间,千龙网记者将发回大量北京和全国各地基层见闻,生动展现基层群众守岁围炉,剪烛催乾,听烧爆竹,看抉桃符,亲情家风,喜气洋洋的节日生活。敬请关注。

文/千龙网记者 秦胜南

火车没有方向盘,变轨转头全靠扳道员。这是人们曾经对扳道工作用的形象表述。随着铁路技术装备的不断提升,变轨工作也由电动代替人工,扳道员这个工种也将退出历史的舞台。

从事23年扳道员工作的师增信,亲身感受到了这一行业从繁荣到孤寂的历程。如今,一座扳道房,一部专线、一本作业指导书,是师增信工作的全部,他在寂寞中坚守,在坚守中留住扳道工最后的回忆。繁忙的春运,他的任务更重了,春节前他的工作是怎样的?已迈入50岁的他,未来又将如何打算?春节前夕,千龙网记者来到师增信工作的北京西车务段门头沟站,走进这一即将消失的工种。

火车没有方向盘,变轨转头全靠扳道员。从事23年扳道员工作的师增信,亲身感受到了这一行业从繁荣到孤寂的历程。图为师增信用力扳道岔握柄。千龙网记者 秦胜南摄

扳道工的节前

2月7日下午16点10分。叮铃铃,急促的一阵电话铃响起,北京西车务段门头沟站的扳道工师增信立即接起电话,“1号,45928次闭塞,检查Ⅲ道。”值班室人电话中说道,“1号,45928次闭塞,检查Ⅲ道。”师增信重复,并在占线板上的Ⅲ道车轨处,用黑色笔写上“45928次-(-表示闭塞)”,而后挂上电话,走出小屋。`

闭塞,是铁路专业术语,既是火车要进Ⅲ道,一个时间内,只能一列火车驶入,别的火车不能再驶入,以防撞车。接听完电话的师增信立即认真查看Ⅲ道及周边情况。

这是扳道工在接车前接听到的第一道指示电话。从火车要来,到即将驶入,再到驶入,再到离开,扳道工都要按指示,按要求,一步步耐心负责地完成。而每接入一列火车,扳道工都要确认是否需要扳道岔,让火车驶入正确的轨道。道岔一旦没有扳到位,火车经过道岔的时候,很容易发生脱轨事故,道岔扳错方向,火车错入轨道,一旦有别的列车,就会引发火车相撞。

细心、认真,是扳道工这一工作的首要标准。尤其是临近春节,任务加重,他更不能掉以轻心,每一个步骤,都要多检查一遍。

说最多的四句话

“磕嘣入槽”“尖轨密贴”“开口良好”“标志正确”,这是师增信说的最多的四句话,也是完成扳道工作的四个条件。

这四个条件是什么意思?师增信一边操作一边向记者解释,只见他两手握住道岔握柄,使出猛力身体向后,听见磕嘣一声,道岔握柄的底部卡入槽内,这时他立即去查看道岔尖端与轨道是否贴的严丝合缝,另外一侧远离轨道是否呈现开口状,最后再看道岔显示的标志是否正确,就算操作完成了。

四句话说完了,四件事也干完了,不过扳道工的工作可不是这么简单。

火车没有方向盘,变轨转头全靠扳道员。从事23年扳道员工作的师增信,亲身感受到了这一行业从繁荣到孤寂的历程。图为师增信一边接通指示电话一边在指定轨道线记录车次。千龙网记者 秦胜南摄

扳道工的最怕

严寒、大雪,是扳道工最怕遇到的天气。

多年前,北京的冬天异常寒冷,一场大雪不停地下,瑞雪兆丰年,师增信看见下雪心里高兴,但他也担心,道岔被冻住,扳不动。

“一下雪,我们就开始不间断地清扫积雪,并往道岔上撒盐,生怕冻上,那天我值夜班,夜里上冻快,接到准备接车的命令,我就赶紧执行命令,扳道岔时,使出浑身最大气力,也拉不动,当时心里急得很!”这段经历,师增信记忆颇深,也是工作中遇到的一个挑战,在这个紧急的时刻,幸好旁边有同事正在扫雪,“我俩一人扳道岔,一人推,俩人合力才算完成。”

干完活,师增信就像个雪人,浑身落满雪,零下十度的夜里,他的衬衣湿透了。

曾经繁忙的小站

有人不禁问,一座车站,一班岗只有他一个扳道工?这要先从门头沟站说起。

20多年前,门头沟沿河城村的师增信来到这座小站,跟着师傅学扳道岔。

以前的门头沟站,不仅有货车,还有客车,“一天得有三四十趟车从这路过,那时候特别忙。”师增信回忆,当时一班岗一个扳道房,三个人同时上班,要扳道岔两百余下,“一天下来累的很,只想睡觉。”

这是师增信曾经的印象。记者了解到,门头沟站靠近煤矿,繁忙的时候,八座矿山的煤炭从大台站运出,经过门头沟站,运到全国。

如今,八大煤矿仅剩一座,运量降低,列车也减少至现在的十多趟,客运也停止,因此扳道员也由最多的三人同时值岗到如今的一人值岗。

寂寞中坚守

如今,门头沟站扳道工两个班次,白班11个小时,夜班13个小时,每一个半小时大约接一趟车。除了检查轨道,扳道岔,其余的时间,就是一个人的寂寞。

师增信告诉记者,扳道工上班期间不能带手机,从上岗就交由站长保管。电话是专线,没有拨号键,拿起电话,就是值班室。除铁路学习用书,不能有其它与工作无关的书籍。最让他开心的是,每周维修工会到这里检修设备,“因为有人可以说句话了。”

记者看到,扳道房里,除了铁皮柜子,桌子、椅子、空调、暖气,以及扳道房行车备品表,找不到任何休闲娱乐的用品。

“不忙的时候,会对着铁轨发呆吗?”“刚开始会,对工作环境不熟悉,就会胡思乱想,现在不会了,认识到工作中不能出一点差错,责任心让我不敢分神,出门上班前第一件是把家里的事处理好,家人也很支持我,让我全身心投入工作。”师增信说。

新年的计划

门头沟站虽然不再承担客运,繁忙的春运,也少不了站内工作人员的身影。

“春运客流量加大,像北京西站等一些大站,会加开客运,将货运的任务分流到其它站,门头沟站就要承担一部分货运,我们每天也会多接车一两趟。”师增信已多年没有跟家人一起过除夕了,在他看来,春节期间更不能掉以轻心。“干我们这行,不能分神,即使是过年,忙起工作就顾不上感伤了。”

如今,北京西站、北京南站等客流量大的车站都已经实现电动扳道岔,仅有部分车站还保留着人工扳道岔。师增信也明白,扳道工也许在未来不久就要全部被机器取代,还有十年职业的生涯的他,不免有些担忧。

他告诉记者,新年有个计划,就是利用工作之余丰富铁路知识,提升学习能力。“我们单位现在定期组织学习铁路知识,为的是将来即便不需要扳道工了,我们也能很快适应其他的岗位,继续为旅客服务。”

火车没有方向盘,变轨转头全靠扳道员。从事23年扳道员工作的师增信,亲身感受到了这一行业从繁荣到孤寂的历程。图为北京西车务段门头沟站。千龙网记者 秦胜南摄

火车没有方向盘,变轨转头全靠扳道员。从事23年扳道员工作的师增信,亲身感受到了这一行业从繁荣到孤寂的历程。图为师增信检查道岔(红圈内)是否到位。千龙网记者 秦胜南摄

火车没有方向盘,变轨转头全靠扳道员。从事23年扳道员工作的师增信,亲身感受到了这一行业从繁荣到孤寂的历程。图为师增信目送火车驶离。千龙网记者 秦胜南摄

火车没有方向盘,变轨转头全靠扳道员。从事23年扳道员工作的师增信,亲身感受到了这一行业从繁荣到孤寂的历程。图为师增信在扳道房看着即将驶来的列车。千龙网记者 秦胜南摄


分享到:

 
相关资讯